Toy story cosplay - woman buzz lightyear, women and man Woody, Alien and boy

爱它,就“扮演”它

游客体验 规划

在追求方式的过程中,日本人通常会超越对工艺的兴趣,上升到对终极体验的神圣追求。

Morinosuke Kawaguchi,《极客少女的创新:日本亚文化主义者的技术和设计指南》

 

参观日本主题公园给构建沉浸式世界带来的启发。

 

我曾经最大的梦想就是去参观日本这个主题乐园圣地。但是由于距离遥远,我一直都没有机会——直到去年年底疫情之前。我以为对我这个主题公园的狂热爱好者来说,这次远征并不会有什么特别之处,但是事实证明,作为主题公园设计师的我,还是碰到了很多“意料之外”并且收获了很多宝贵的领悟。

这次出游正值万圣节前夕,万圣节是一个非常北美的节日,但却激发了许多日本人的想象力。与其他国家的主题公园不同,从9月到10月,东京的公园允许游客装扮成他们最喜欢的角色来庆祝即将到来的节日。传统的主题公园不允许游客装扮成角色,因为这样会让人搞不清谁是受雇的角色或演员,谁又是公园的游客。如果允许这样做,无论是装扮还是没有装扮的游客,有些尴尬可能没有办法避免:

孩子:“妈妈!我想看贝尔!”

妈妈:“那不是贝尔,那只是一位很像贝尔的女士在吃卷饼……”

虽然可能会让游客如上文所述感到困惑,但我在那几天里观察到的是每个主题公园设计师都渴望看到的东西——那些盛装打扮的游客热情投入到精心想象和创造出的场景之中,以至于外界几乎都被遗忘了。“角色扮演”为游客创造了机会,让他们在现实生活中成为演员,成为不同环境里的玩家。例如,一群19世纪20年代的“摩登女郎”出现在纽约街头,和同样着装符合分区风貌的人交流,或跳舞或聊天。在海洋洞穴里,美人鱼和章鱼在海藻和珊瑚之间游荡,挑战彼此,扮演着善与恶的角色。大多数人都会停下来让路人(比如我)拍照,或者是和其他穿着盛装的人一起拍照。有些人甚至有自己的摄影师,把公园作为舞台背景记录下他们的一举一动。

穿着盛装的游客身上散发出的令人难以置信的能量也很吸引人,就像万圣节周末人头涌动的动漫展或是拥挤的同志街区街道。这种能量来自游客所扮演的角色,但也同样来自于盛装和非盛装游客之间的互动;所有这些不同的个人和群体之间突然有了共同点,这更容易拉近陌生人之间的距离,迅速建立起充满生机的联系。

游客们掌控了自己专属记忆的制造过程

当我们展望疫情后的世界,对于主题公园和体验设计师——我们可以从日本公园和角色扮演的机会中学到什么?我们是否放开限制,一直允许游客在公园里角色扮演,让人分不清谁是演员,谁是游客?不见得(尽管WDW今年第一次宣布从9月15日到10月31日允许游客在正常的公园开放时间穿着角色服装,而这一特权在之前仅限于晚上的特殊活动);但我们可以利用机会来创造和模仿这样的体验。以下是一些发挥“角色扮演”功能的想法:

 

 

变装零售

创造一个不论何种装扮的场合——是公主、战士还是机器人,都可以融入沉浸式的零售体验之中。这把面部彩绘提升到了另一个高度,可以帮助人们从头到脚变成自己梦想中的角色。变装完成之后,需要有机会拍照或者录影,因此这个烘托我们变装后角色的逼真环境就显得尤为重要——无论是在现有的乐园分区环境,还是专门为零售体验量身定做的环境。

如果由于资源问题或者疫情的限制无法实现物理变装,那么无触碰的AR界面(比如全身镜)可以帮助人们进行数字化变装。有一点很重要的是,这种体验可以直接分享到现实的物理环境中(快来看我!),捕捉如同日本主题公园里角色扮演的游客一样的活力。要想让体验比手机应用程序中的AR更令人满意,还需要有可以和游客互动的数码服装。无论是实体变装还是虚拟变装,紧随体验之后的便是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各自的改头换面,毫不夸张地说,是向世界展示游客们各自全新的打扮。

参与性景点

是的,“整个世界都是一个舞台”,但如果能有一个舞台让我们来表演,那就更好了。无论是与其他游客、演员还是两者一起,装扮好自己,然后和其他人一起演出各自的角色,可以是一个令人难忘的经历。这个思路下的选择是无止境的——我们可以被训练成一个战士或魔法师,以最喜欢的角色演出一幕剧情,或者从邪恶的敌人手中拯救整座城市。装扮自己的身体,然后在家人、朋友和陌生人面前扮演一个角色,将主题公园的体验从被动(旁观)转变为主动(参与)。

“舞台”可以是专门的场所或景点,或者我们使用公园的环境作为舞台——就像在日本公园里扮演角色的游客或者Knotts Berry Farm的鬼镇体验现场一样。在这里,我们可以在公园的环境下,和引导员和/或装扮演员一起扮演角色;这也给了同碰巧路过的游客即兴互动的机会。将体验置于公园环境中,也为多重故事情节的共存创造了机会,为游客重返公园时提供不一样的体验。

当我们可以聚在一起,互相靠近的时候,比如疫情发生前和疫情过去后,参与性景点的价值才会最大化地展现。在条件允许之前,可以为表演创造物理的隔离区域,就像许多意大利阳台在疫情期间成为了临时舞台。表演可以被记录下来,然后拼接在一起,最终完整地呈现给我们。

 

主题活动

对于主题公园,我们已经讨论了一段时间关于“抚平曲线”的不同定义,即在非高峰期吸引游客来公园,而在公园高峰时期适当控制游客数量。一种方法是利用动态定价调整游客量曲线,另一种方法则是在非高峰时间在公园举办特别活动,帮助创造额外的需求。

虽然在疫情期间,大多数公园的客流量都在减少,但仍有机会在正常营业时间之外制造活动。提供迎合特定兴趣和人群的社交体验是鼓励原本没有入园计划的游客进入公园很好的方法。人们都已经被隔离了很长一段时间,确实存在需求与他人建立联系;在那些特别的夜晚,可以和志同道合的狂欢者一起盛装打扮(保持合适的社会距离),同时享受公园的乐趣,这本身就很有吸引力。充分展示你的服装,给自己和他人拍照,然后分享到社交媒体上,所有这些都是在公园的背景下进行的,这可是一种完全不同的公园体验视角。

从互动式直播门到全身全息投影的多样化技术也可以用来帮助我们以一种更安全的方式联系起来——我们可以盛装打扮然后数字化地与他人见面,不管他们是在公园里还是在世界上某个角落。寻找不同的积极的方式促进游客之间自发的互动,只会让我们在公园里的停留更加丰富和难忘。

大家一起来角色扮演!

我在日本公园的经历让我看到了“角色扮演”的机会,以及作为主题公园的运营商和设计师,创造一个让游客盛装打扮和角色扮演的场合的可能性。这个机会不仅增强了我们创造的沉浸式环境,更重要的是,它还提供了一个让我们更加紧密联系在一起的机会。这难道不是我们真正要做的吗——把所有类型的家庭联系起来——不仅联系家庭成员内部,而且联系不同的家庭之间。

2020年9月 • 作者 James Anderson